澳门金沙娱乐场

存100送28元

彩718

存10元送18元

新葡京

存100送18元

澳门赌场

首存20送26元

巴登娱乐场

存100送10元

威尼斯人

存18送58元

葡京娱乐场

首存送1888元

龙8国际

注册送8-88元

澳门金沙娱乐场

存100送28元

鸿运通

首存送128%

24K88

存50送58元

BET365

存36送36元

98拉霸

试玩赠38元

太阳城娱乐城

首存送999元

爱发宝

存20送33元

大发娱乐

存28送38元

迪拜皇宫

存100送28元

澳门金沙娱乐场

存100送28元

万亿娱乐场

注册赠77元

乐天堂

存送38+100%

澳门凯旋门

存74送10元

彩718

存10元送18元

8216

主题

0

好友

2万

积分
热门活动

最新发布

起 飞(下)

vkoqp 发表在 足球 于 2018-10-12 01:41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0
26

起 飞(下)
  

  

  起 飞(下)

  

  ——周 文 武

  

  

  K

    

  刚上高三的时候,我的前几次月考都很不错,在班里的前三名徘徊。而曹珍珍,给我的印象是内向、柔弱、爱哭的曹珍珍,考三次就给班主任批评了三次,因为名次一次比一次降得厉害。班主任一再追问原因,而她几乎被吓得哭了。最后班主任只得摇头,让她回教室。

    

  一天,吃过中午饭,我想起那道未作出的题目,就没有回寝室,径直去了教室。打开书桌,看到一封信,没有地址,信封中央写着“李磊(收)”的字样,字迹很清秀。“谁写的?”我暗自纳闷。坐下来,打开信封,读完,我得心潮难平。

    

  信是曹珍珍写的。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我的好成绩不应该成为她想追我的理由吧?她说自己的成绩不好,挨了老师的批评,没有心思学下去了。“什么理想、成功,离我们太远了!我不想再过这样没有阳光的生活了!”我总算弄明白了曹珍珍写这封信的原因,原来只是想找一个可以支撑着过完高三的精神支柱。

    

  人没有精神支柱,是很难走下去的。记得哪部电影里面讲,一个人失踪了,他的妻子却坚信他会回来。几个月过去了,一年、两年过去了,这位妻子带着三个孩子,上两分班艰难地维持着家计。人瘦了一大圈也还不肯休息。她坚持四处登不知抵抗力低下会得白癜风不寻人启事找丈夫。五年过去了,当警察带来他丈夫的死讯,还有遗物时,这位妻子悲痛得嚎头大哭,没多久她就得了忧郁症,进了精神病医院,民政局将她的三个孩子送进了孤儿院。五年来,这位妻子就是凭着丈夫还活着,还会回来的信念,心中有个坚实的支柱,不顾劳累,支撑着一个家。不管别人怎么说她都坚信这个信念。当丈夫的死讯真实地来临,这个支柱就轰然倒塌了,她就崩溃了。

    

  我犹豫着要不要像她说的那样“回信后,放到我的语文课本里。”接着下来一个星期里,放了学,曹珍珍都匆匆离开教室。每天一到教室,她就翻开语文书,找什么东西。如果没有,她就会朝我望一眼,然后漫不经心地拿书做作业。在她第六次回头望我的时候,我作出了决定要和她谈谈心。于是写了个字条,放学经过她桌子旁边时放到她的桌上。“晚自习后,我在足球场上等你。”

    

  晚风有点凉意。望着曹珍珍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我赶紧将想好的话再过一遍电影。我想我只有“先发制人”,要不,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套用上我背的那些“台词”。待曹珍珍走近,我轻轻叫了一声:“曹珍珍。”然后我们肩并肩在足球场上随意地走。“我仔细考虑了你的要求,我想,先不给你答复。我不想你因为我的一句话或惊喜或失落。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复习,七月里获得高考的胜利。其它的事情我们暂时不要过多地去想。一来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,二来高考对我们而言,意义重大,谁都输不起。我们肩负着父母的殷切希望,我们年轻,但我们没有权利去让他们失望。高三是一次炼狱,但能让人成长,变得成熟。赢了高考,我们就会觉得现在所做的一切——一切的劳苦和挫折,都有它特殊的意义。我希望我们可以做前进道路上的互助者,相互支撑着去迎接高考的挑战。

    

  我像表演一样,背完了我预先想好的话。曹珍珍没有中途插一句话。但我还是漏掉了好多,幸好还前后相联结。走到石凳旁,我们坐了下来,曹珍珍开始讲话了。一开始是对学习的牢骚,后来是对理想的茫然。我尽我所能,跟她谈了一个多小时,她才没有了一开始的一脸苦相。我们击掌相互鼓励,然后挥手告别,各自回宿舍去了。

    

  第二天,我找到班主任反映了调位置的一些意见。几天后,曹珍珍被调到与我同桌。我们相视一笑,就都埋头进书堆里。

    

  曹珍珍的成绩有了起色,我鼓励她,叫“加油。”几次月考,他已经恢复到了以前的水平——班里十至十五名之间。平时,我们有什么疑问,都拿出来讨论。慢慢地我发现曹珍珍爱笑了。时常,一到教室,打开书桌,我就能发现曹珍珍放的一份果汁。而这时她一偏头,我就说一声“谢谢!”她就微笑着又转过头去做作业了。在那曾经坐过的石凳子上,那曾经并肩走过的足球场上,也留下了我们一起谈心的回忆。

    

  班里有人开我们在谈恋爱的玩笑了,传到班主任那里,他找我谈话。我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他,并请求他相信我。他只是在我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两下,“好,我相信你。你回去吧。”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L

    

  高考前两个星期,好像做不完的试卷终于不再由科任老师轮流着搬来向我们轰炸。整个班上没有了那种硝烟弥漫的气息,好像雨后清冷的早晨,一片清新,一片宁静。多数同学已经在最后一遍看课本了。上课时,老师也只来教室转转就走了。

    

  到了这个时候,再做那么多的题目也没有意义。考的好怕高考时考试大意,考的差对自信心是一种打击,对高考正常发挥不利。这时候看看课本,将最基本的知识点作最后一次全面的巩固。有种返璞归真的意思在里边。

    

  有几个同学拿着留言本挨个找这班“战友”留言,一种离别的气息相当浓厚。三年的同窗,一朝惜别,各奔东西,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,一想起来就的确令人伤感。在高考在即的这个关键时刻,也没有免去这道程序,但也不能“十里长街送总理”那般声势浩大而持久。所谓“没有不散的筵席”......

    

  离高考只有一个星期的时候,学校放三天假。这是战前的最后休整,也是最后的备战。“一文一武,有张有弛”,这个时候,就是拉起强弓前的最后一次攀弓。也有理论说,“拳头只有先收回来,再打出去,才会有力量”,这次的休整就是在收拳头。

    

  我原不打算回家,后来一想还是回去看看吧,家里边安静,也比在学校里看到同学,看到书,看到试卷就精神紧张要好。所以我就回去了。

    

  一回到家里,家里并不平静。我是想说村里并不平静。没有进村就听到人们三三两两的在一起议论着什么。母亲见到我又瘦了一圈,直叫心疼。父亲去砍了一斤半肉回来给我熬汤喝。在饭桌上我终于有机会问早就想问的问题。“爸,我回来的时候听到人在说什么王彪王彪的,是不是村里发生了什么事啊?”

    

  父亲沉默了一会,看了母亲一眼,见母亲没有阻止,就说了:“前些日子,王彪的那帮人跟高庄的一帮人打群架,王彪把对方的头头给砍得头破血流,差点就死了。他自己也给对方砍断了一只手。现在又在严打的风头上,就全部给抓进去了。哎,儿子给砍成残废,又抓了进去,不知道要判多久,王龙急得一夜头发全白了。王龙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十来岁一样——”我听到这,心里猛是一震。虽然我已不再那么恨王龙父子,最好是井水不犯河水,但听到这个消息,我的心里还是猛地揪了一下。

    

  “恶有恶报”,王龙一家这样,也是先前作的孽太重,现在是自食其果。如果在五年前,得知他们有这么一天,一定得拍手称快,甚至买串鞭炮放放,以庆祝太平。那是他们罪有应得。

    

  现在,就是那个日益苍老的父亲,幡然悔悟了,但要阻止局面继续恶化,已是无能为力,只能听之任之。他肯定在醒悟的那一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但也想不到会这么快。儿子一抓进去,从此一个家变得空空荡荡,走进去,见不到一丝热气,只有凄凉和肃杀。以前哪怕隔三差五的能和儿子吵一架也好啊,至少还像个家,有老有小,有人气。现在,什么也没有了..白癜风的患者是不是不能吃辣椒的....

    

  我去菜园时,路过王龙家门口。不知是什么力量让我走了进去。半掩的大门,用手一推,“咯吱咯吱”一声长响,响声在院子里长久都不散去。往里走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驼着背,正往外望。“龙叔。”我轻轻叫了一声。王龙仔细看了一下,才认清是我。见到我,他似乎很高兴,“噢,是磊子啊。来来来,坐。”

    

  王龙咳了两声。我走近,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王龙,这就是十几年前那个大嗓门的大肚子叔叔?!他头发凌乱,胡子又长又粗,眼睛也是呆滞的,没有一点光。

    

  “呃,龙叔,你们按摩越久反而对皮肤不好家的事我听说了。您别太担心,彪子这次进去了,只要好好改造,出来了,还是个汉子。”

    

  王龙先是一愕然,紧接着热泪盈眶,颤抖的嘴缓缓地说:“磊子啊,你肯叫我龙叔,我很高兴啊。我以前对不住你们家,现在你们不但不怨恨我,反而原谅了我,我就可以放下心里的包袱了。彪子这畜牲是活该,我早就劝他不要再干了,他不听我的,还打我。这也是我种下的恶果,我自食恶果。现在只求他能在里面改过自新,或许还能盼到重新做人的机会。”

    

  “嗯,龙叔,你能这样想就好了,不要太难过。”

    

  “唉,是啊——呃,磊子,你不是快要好高考了吗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  

  “嗯,是啊。下星期我们就要高考了,现在是回来养好身子好去考试。”

    

  “磊子啊,你是村里唯一坚持念到高中的人,其他的都初中没念完就回来了,念不下去,受不了那个苦,那个累。到时,你又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了,你为你父母争了光,为你们祖上争了光,也为我们村里争了光啊!磊子,你要好好考,考上名牌大学,将后图个更大的发展!”

    

  “嗯,龙叔,我会的。我也是要让人知道,我们村里是可以出人才的,要让更多的人想去念书,并且坚持念到大学。其实,我和那些中途回来的人一样,并没有什么天赋,只是比他们用功些罢了,读书很苦很累,但苦中有乐,乐大于苦。”

    

  “是啊,你真是有出息啊......”王龙拍着我的肩,一不小心,老泪纵横。

    

  看来,他还是不能全然看开啊。儿子终归是儿子,在父母眼里,孩子就是心头肉,又怎么能狠下心恨得下去呢?

    

  我安慰了王龙一阵,就起身离开。王龙来送我,被我止在他家门口。去菜园到回家,我都感到胸口隐隐作痛。回家晚了,我说去了王龙家,母亲就没有再问第二句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M

    

  回到学校,高考的气氛已经相当浓烈了。重新整装一番,我的“战友”们一个个又精神抖擞了。忙着拿准考证,熟悉考场,干完了就再翻翻课本,好像给做好的饭保温一样,来保持知识的热度。

    

  七月五日吃晚饭在食堂碰到曹珍珍,还有余丽。她们心情还不错,还拉着我一起吃饭。吃饭的时候,她们笑着问我想上北大还是清华,我说:“不要夸苦我了,我都上不了。我也不知道要考哪所大学,反正到时分数估出来了,再选一所合适的大学就是了——嗯,你们呢?”

    

  曹珍珍说:“我想上所师范大学——我也只能上得了这样的大学了。”

    

  “别灰心嘛,多给自己点自信啊。”余丽说想上北京的服装设计学院。

    

  我说:“你还真是有这种天赋,从你穿衣服就知道。你穿衣很注意搭配,衣和裤从来是相得益彰,各显。”

    

  余丽一撇嘴:“那是。”

    

  整个晚饭时间,我们聊个没完,也笑个不停。好像不知道两天后就是决定我们命运的高考一样。或许,就是因为都知道,大家才能这样吧。一来珍惜这难得的机会,好朋友好好聊一聊;二来为高考奠定感情基调。再说,也没有必要,后天高考,就人人摆出一幅哭丧脸吧,那显得多没有面子和没有志气。现在这样,算是一场“笑傲江湖”了吧!


  联系方式:(电话)027-88601626|(Email)zww628@yahoo.com.cn|(OICQ)155106264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富人屋
alt="澳博"

富人屋
alt="澳博"

关于乐博吧策略论坛ABOUT
乐博吧策略论坛成立于2015年1月26日,于2015年1月30日正式上线运营。乐博吧策略致力于为玩家免费提供负责任的线上品牌资讯信息,是目前市场上最大最稳定的线上信息服务型网站。经过三年的发展,总访问人次已突破100万,乐博吧一直坚持让玩家放心游戏,并对玩家负责这一经营理念,获得了业界玩家的一致好评,尤其是中高端玩家的认可,才铸造乐博吧策略论坛今天的辉煌!将来我们要做得更好,期待您不如继往的访问...
乐博吧app下载图片
Copyright © 2012~2018 lebet8 All rights reserved.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